首页 下载中心 问答专区 练习专区 最新动态 支持与服务 云服务 常见问题 合作 关于我们
2019
06/08
21:39

狗日的脑狂人!

2019-06-08 21:39:05 来源:服务社

近些天,全球唯一超级大国拉上众多盟友和国际组织对华为这样一家公司进行了全球性的、从客户到供应链、从芯片到操作系统的封杀,金毛大统领甚至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四处造谣华为的产品有后门,却毫毛证据;绑架了任正非的女儿,却没有法理。一个公司做到这个份上,无上光荣;一个总统做到这个份上,无比下贱。说好的公平竞争呢?说好的市场经济呢?说好的全球化怎么变成全球化封杀了呢?在每个人都为华为是否会重蹈中兴覆辙而紧张时,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的一封信传遍了全网,也包括我同学的朋友圈:

数千海思儿女、数千日夜的研发,仅仅是为了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何庭波文中的“悲壮”并不夸张,反而显得云淡风轻。有多少人体验过在前面看不到一点光亮的情况下,依然向前狂奔几千个日夜,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在没有开花结果的时候,没有人知道陆家羲、张益唐……研发可能要投入巨大的费用和人生中最好的年华,还要面临大量不确定的风险,研发失败最多只能算一部分风险,很多风险匪夷所思——就象华为遇到的这一切。

美国在我们心里,一直是普世价值的典范,正因如此,最近美国这一系列操作才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回想起十多年前,用友软件也是中国IT界的典范,地位如同今日之BAT,其老板还曾是中国首富,我们当时购买了他们的多款软件,无非是出于对其美好形象的信任。但后来我们被用友三番五次的无赖行为逼得忍无可忍,2007年初极其偶然地想到完全自己研发企业管理软件,并把软件完全免费发布出来,让每个企业可以自由使用、不再受无赖软件商欺诈。所以,在这十年中,我们安安静静地做着产品研发,放弃了很多机会,只为能心无旁骛地一直遵循初心做下去。很多人不解地问我们:不就是买软件的一个纠纷嘛,你们何必这么“轴”呢

其实,我们也想,虽然在此前好几年里我们被用友整得很苦,但在我们自己完成了各种产品研发、可以不再受他们的软件绑架后,只要他们能诚恳道歉,这事也就过去了。毛主席说过,世界上就怕认真二字。二战时德国把波兰害得那么惨,但德国总理勃兰特的真诚道歉仍可以换来波兰和全世界的谅解,相比而言,我们遇到的才算多大的事啊?

结果,用友确实是认真了,不过不是认真道歉,而是认真做了这个世界上几乎没人见识过的事情。

在我们彻底用自己研发的软件换掉了此前购买的用友的多个软件后,2009年底我们在自己的网站上写了“新画皮故事”,一个朋友得知我们的遭遇后在搜狐博客上发文“用友,你绑架侮辱了谁?”,我们希望更多企业能关注此事,避免遭受类似的欺诈。当然,也想倒倒几年的苦水、要个说法,就象谁被坑骗后都会骂两句一样。结果,用友的反应是隔壁老王沉默以对。随后知名IT媒体《计算机世界》采访我们后发文“用友真相 中国ERP软件楷模的背后”,并被几大门户网站首页转载。结果用友给各大门户发函,说什么“参股”之类的托词,还讲什么“对整个用友集团品牌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怪了,倒底是谁伤害了谁?

20103月底,老李收到了匿名者发给我们的一些文件,包括该公司高管在内部办公系统中讨论这个事件的大量截图,让我们大开眼界,也让我们彻底愤怒了。

(以下图片可以在电脑上鼠标右键下载,或在手机上长按下载原图。内容真实性无需置疑,我们有足够多的资料)

一.  20091216

下面20091216日,用友致远公司高管们看到了搜狐博客上的文章《用友,你绑架侮辱了谁?》后,首次在内部办公系统中讨论这个事件的过程。先是由常颖(品牌传播经理)介绍了事件概况,并复制了我们所发文章的内容:

后面的截图就不贴了,内容就是我们所写的“新画皮故事”,可以点击这个链接查看。

接着看一下该公司高管们的精彩讨论过程,顺便加上解说和点评(下面的蓝字是他们的讨论,附后的黑字是老李的解说和点评):

丁媛(市场部总监):

1.       第一感觉这是有预谋和有组织的

这个真的没有。

2.       先找关系删帖

看来大公司的关系就是不一般。

张屹(常务副总经理):

1.       摸一下集团的反映,因为涉及到NCHRU8,如果大家有意见搞,集团有法务部

用友集团不是一直对外说与自己无关、说只是什么“参股”之类的话吗?这个涉及NCU8的集团如果不是用友,难道是四人帮反革命集团?

2.       先确保删帖,给各网站打招呼

看来这是经常干的,否则怎么会这么熟练。

张屹(常务副总经理):

1.       这个人的愚蠢和自大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

老李自大是有点,愚蠢要看和谁比。

2.       不过他提出的一些想法正好是我和老胡在讨论的,比如更好的学习课件、基于网络的服务等等

那就向我们好好学吧,把精力多用在产品上。我们早在那时候就已经在企业领域非常超前的大量采用基于网络的服务,现在看来是很明智的。

3.       我们要马上行动,去解决这个傻逼

吓死我也!

4.       从微软诉番茄园来看,这个人至少应该吃刑事官司,没几年出不来

判几年可不够,如果要起诉,最好判死刑,至少也要无期,否则几年后老李出来,说不定会做出更愚蠢、自大的事情来。

丁媛(市场部总监):

1.       集团这些事业部的态度是暂不理会,不走法务流程,观望后续是否扩大

“沉默以对”是用友的一贯伎俩,就是拖到没人提这事为止。建议用友这次还这么做,免得我们抛出更多材料。

2.       周末,集团市场部李亮跟我电话沟通和邮件沟通多次,目前此文章传播量加大,集团各事业部和业务线纷纷看到并邮件给李亮。李亮需要我们引起重视并处理此事

这个“集团”不是一直在说与自己无关吗?为什么集团市场部、各事业部和业务线都“纷纷”了呢?而且要求“重视并处理此事”。

王化福(京津地区销售总监):这是当年与老李谈合同的人。真没想到他有这么好的语言天赋,用这么一点文字就概括了事件过程,并且生动地评价了老李。

1.       这狗日的当时买东西砍价就象买白菜一样

老李本来就说过自己是卖菜的好么。何况老李在超市负责过商品采购,砍价总是要做的吧?

2.       当时跟老赵一起给挫了一句词“乙方(即用友)负责对甲方购买产品进行技术处理,以保证甲方企业内部使用不受并发数限制”

你自己不也承认合同中明确有不限并发数这一条了吗?另外,其中还写着“乙方(即用友)……”,那个用友不是一直对外说与自己无关吗?

3.       原来这家伙在这儿憋着坏呢

老李不是憋着坏,是被你们欺诈了那么多年,一口恶气快把老李憋坏了。

4.       我给他的评价就是:狂人+脑积水

是的,不狂也不会干这事。

5.       只站在个人角度头脑发热的考虑问题,妄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才生,整个没活明白的脑狂人

这……这是夸呢?还是骂呢?

几年前,《计算机世界》的一个年轻小记者曾写过一篇“狗日的腾讯”,震惊了IT圈,最后报社社长被调离岗位,知名投资人王冉曾在他的博客中调侃到“所谓狗日的,无非是说让业界又怕又恨,我相信计算机世界要有机会,一定也想做成一本狗日的杂志”。所以腾讯不必愤怒,这说明腾讯非常牛逼了,这是很多企业梦寐以求的。没想到,用友这么大一个公司,竟然给了我们同样的称号,成了和腾讯并列的二狗之一,实在是受之有愧、愧不敢当,我们会好好努力,争取将来能做到当仁不让。

 

二.  20091222

下面20091222日,用友致远公司的高层找人写文章、准备栽赃陷害搅混水的策划过程。策划得很认真,文章还写了二个版本(见下图右侧的附件)。果然是“要马上行动,去解决这个傻逼”

张屹(常务副总经理):如果继续扩大传播,就可以用来搅和混水,我倒觉得黄岳的原文更符合搅混水的概念,让读者猜测李东生可能存在勒索厂商的佣金,v2版本太温和。

准备栽赃陷害,让读者认为老李勒索厂商的佣金。自己都承认是要搅混水,写了二个版本的稿子,还嫌其中一个版本太温和。但是也不想想读者的智商,一个在谈合同时努力为本公司争取利益、谈出那样的价格和条件的人,可能向你们要佣金吗?老李虽不是圣人,但是这种钱从来不粘。

顺便简单做个普法:这种“佣金”只是一个混淆视听的词,并不是一般理解的劳务报酬,准确的称谓是“商业贿赂”,几乎每个国家的法律中都有一条“商业贿赂罪”,中国也不例外。

不知道写文章的黄岳是谁,估计是拿钱办事的,头一回,老李原谅他了,大家不必深究。

附件是二个Word文件,内容稍长,下面只截取其中一部分:

1.       上图右侧附件中的v1版中,有这么一段文字,很好地贯彻了“让读者猜测李东升可能存在勒索厂商的佣金”的意图,居然一口咬腚“这个Case也是由于分脏不均引起的”:

2.       上图右侧附件中的v2版中,也有类似的文字。v2确实温和了点,张总好眼光:

另外,用友的用户们,看看用友是怎么评价用户的吧:

软件厂商都知道,IT公司采购部门,总有那么一拨人,要回扣不敢名(错字啊)目张胆,却又欲说还休,不达到目的就给你穿小鞋,让你不好过。

IT采购因为佣金的问题和供应商扯皮不休的事情屡屡皆是,亦或是被某厂商支持操刀狗咬狗。

拿过他们回扣的人看看这些人心里是怎么看你的,这种回扣以后还是别要了。

莫名其妙的是,v1v2的文中把毫不相干的方兴东也骂了一通,虽是校友,但老李并不认识他,这里就不截图了。文中说的“狗咬狗”也伤及无辜,狗这么善良可爱,与它何干?现在都追求人畜无害,骂人也要就事论事,不是要针对老李的吗,怎么喷偏了?

出于篇幅考虑,上面只截了二天的故事,不再发其他的了。

 

大家想一下,有几个企业能经得起这样的“连环劫”:

1.       用友们在谈合同时,就设上无数陷阱。他们说得是那样的好听、贿赂内部人员也是常用的手段,绝大多数企业又很善良地相信了用友这样的“大集团”,而没有象我们那样认真地谈合同、没有认真考虑合同在长期执行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有时一个问题就足以把企业带入绝境。幸好,老李本人在零售企业负责采购多年,经手的各种合同数以千计、熟悉谈判的细节,又负责企业的信息化、熟悉软件中的要点,而且老李虽有很多坏毛病,但有一点从不含糊,就是尽管有无数机会,但从未向任何公司收过一分钱回扣。所以,合同这一关通过了。

2.       遇到我们这样合同谈得非常认真的,他们就先签了合同、收了钱,以后就开始蛮不讲理玩横的。当你的业务已经必须使用这个系统、并且数据也全在这个系统中时,面对这样的无赖,只能任人宰割,他们可以完全不管合同,今天要这个费、明天要那个费,你不得不交。绝大多数企业都忍气吞声,就象很多人遇到无赖时花钱买平安一样,这恰恰让无赖变得更肆无忌惮。老李原所在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一女一男且年龄较大)曾被四个有多条命案在身的壮汉持刀劫持,他们不仅没认怂,反而夺刀把劫匪砍跑(自己也受了重伤)。但即使象他们这样强硬的人,遇到这种流氓软件商的欺诈,也只能一次次交钱。老李以前有二年多时间负责开店,遇到很多地痞无赖,知道对付这种混蛋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比他们更混蛋,而不是交保护费。这次,我们同样做了正确的决定,当然,也是个艰难的决定。

3.       我们因为被逼得忍无可忍,极其偶然地想到完全自己研发的方式,并创建了“服务社”这个网站,把研发的产品分享出来,让企业可以自由使用、永远不再受这种无赖的绑架勒索。仅仅这一小步,就用了我们三年时间,人一辈子有几个三年?绝大多数企业不会考虑自己研发一套足以替代并超越他们产品的方式,因为这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钱、时间,更关键的是,必须有能够研发这些产品的人,这些人不仅要有优秀的技术水平,还要全面了解各种业务的管理,以及永不放弃的决心。所以,能通关到这一步的,已微乎其微。

4.       只有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才敢于把这些奸商的真面目揭露出来。所以,我们想在网上把事实发布出来,让更多企业重视。但是一般的网上发帖不会超过24小时就会被公关们删掉,幸好有些朋友和媒体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但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运气?

5.       就算通关到这一步,用友们的公关、市场团队也不是吃素的。了解整个事件的远不止是用友致远,而是用友整个集团包括各事业部,但是他们所想、所做并不是去了解过程、明辨是非、改正错误,第一反应居然是“我们要马上行动,去解决这个傻逼”。然后集整个集团及外部公关公司之力,策划各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看过他们的整个运作过程,又有几个人经得起这种集团和公关团队的恶意蓄谋打击?说不定你会被他们抹黑成索要回扣不成的坏人,或者被以各种名义送进监狱关几年、再说不定在监狱中不小心吃饭噎死……结果没想到20103来了个更具爆炸性的“用友致远行贿门事件”,上了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用友们忙着灭火、没空折腾我们了。

6.       用友致远行贿门事件曝光后,有一天晚上快到零点、老李早已睡着,突然接到该公司高层的一个电话,问是不是我们干的。真不知他们是不是吓晕了,如果是我们干的,就不在网上曝光了,因为知道他们的公关会很快删掉,关键是还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删除内部数据库或者毁掉服务器。老李是懂点法的,直接实名举报的话,他们早被关起来了,如果真是我们曝光的,他们得好好感谢我们给了他们那么多应对的时间。电话中他们最后专门强调了一句:“公安局XX处的人正在我们公司,能查到是谁干的,那时可就晚了”。老李睡得正困,回了句“随便吧”。后来一想,可能多亏当时出过一件事,就是北京微点公司被瑞星公司伙同公安局的一个处长陷害(详见:北京原网监处长一审判死缓 潜逃南非被劝回),导致微点公司技术负责人被抓入狱,出狱时一头黑发已变成白发。后来这个处长出逃国外后被判了死缓,所以没有哪个公安会在这个风口上当猪,不然说不定真会对老李做点什么。不过老李也没在意,他们不就是找人么,没什么技术含量,谁不会?习总书记可是老李的同校同系学长哦。当然,也可能是他们胡编,公安这时不去查行贿受贿,反而要查、要抓曝光的人,这是哪国特色的法制?

7.       就算走了狗屎运、通关到这一步,如果没有看到上面这些资料,估计脑子仍是一片混沌,仍然很傻很天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一切都很简单。又有几个人能如此幸运发现幕后的这一切并把真相揭露出来?幸好:

全部通过这七关,恐怕比《倚天屠龙记》中练成乾坤大挪移第七层心法的概率还要低。

所幸的是,我们用了十年时间、数千万金钱,渡过了每一个劫。实际上,钱和时间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因素。只能相信稻盛和夫的话:当你拼命努力时,神灵都会出手相助。

2004年到2007年,我们好好和他们谈,只求他们能履行合同,但连谈的权利都没有,换来的是蛮横;到2009年,当我们耗费几年时间替换掉用友的全部软件、不再担心他们的勒索后,才敢在网上发个文章诉诉苦,那时如果他们有个真诚的道歉也就完事了,结果换来的先是置之不理,然后……然后居然是高层参与的、集团化的、令人瞠目的阴暗策划!幸好,感谢神灵给了我们机会,在他们自以为得计、兴高采烈地策划时——

感谢那个匿名发来文件的兄弟,让老李明白了该做什么。他们不是说老李狂吗?好吧,恭喜他们说对了!

特别要说明的是:整个过程中,无耻的并不是用友致远,而是用友集团。用友致远最初好歹还与我们沟通过,只不过我们要求的是用友集团的道歉,而他们没有能力代表整个集团。有些人从这个公司离职后,还成了我们的朋友,他们的一些策划可能是因为职业敏感。而这个涉及NCU8的用友集团,一方面在幕后参与、要求致远“重视并处理此事”、让他们去冲锋做打手,又始终把焦点引向用友致远,不断声明与用友集团无关。此后又让用友致远二次更改公司名称,以便自己躲得尽可能远。把台湾一些垃圾政客常用的断尾求生伎俩学得烂熟,却不知道,做人最基本的一条是要与兄弟有难同当。

老李做事经常只为痛快、不管不顾,做过很多不着调的事,甚至会为有人乱收两元停车费而和他玩命,所以在2010年看到图中王化福说老李“头脑发热”时,叹为知己。真的想看看当时决定自己研发是一时“头脑发热”、还是会认认真真做下去。十年过去了,现在看来,当时确实是“头脑发热”,不过一直到现在仍然很热。

那些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轴”的朋友,现在应当可以明白,对于这样的“集团”,即使中国原谅日本一百次,我们也不可能再原谅他们一次。对付他们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做出强大、全面的产品,让用户有权力自由使用,让用户有能力不畏奸商。但企业管理软件的研发不是三五年甚至十年就能做好的事情,马化腾讲过“企业级市场是慢工出细活,要有一个十年八年二十年的心态去做”,这是非常正确的说法。所以我们必须继续努力,永不放弃!当然,我们以后再提用友、致远的机会可能会极少了,因为一个产品做得那么烂、却把那么多时间用在龌龊事情上的公司,实在不值一提。

 

感恩生命中遭遇的一切,让我们的生命如此精彩,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谨致我们过去的、激情燃烧的十年,并向数千个日夜中为磨好豆腐、发好豆芽而持续研发、艰苦前行的同事致敬!

 

【上一篇】: F19.2_ad0发布 【下一篇】: F19.8_ad0发布
【上一篇】: F19.2_ad0发布
【下一篇】: F19.8_ad0发布